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> 成功案例

律师介绍

律师 尹逊辉,男,汉,民盟盟员,山东同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,刑事犯罪辩护/企业刑事风险防控业务部主任,肥城市政府法律顾问律师团成员,山东省律师协会律师权益保障委员会委员、泰安市律师协会律师权益保障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... 详细>>

联系我们

律师姓名:尹逊辉

手机号码:13853823759

邮 箱:yxh780815@163.com

执业证号:13709200210211479

专长领域:刑事辩护

联系地址:泰安市长城路96号天龙大厦B座

联系地址:肥城市向阳街南首文竹花园沿街楼

成功案例

危险驾驶罪,你意想不到的辩点

 “律师,我酒驾被查了!怎么办啊?” 很多律师都可能接到过这样的“午夜凶铃”,这类危险驾驶罪的案件时刻发生在我们身边。


由于刑期很低,普遍适用缓刑,在很多律师心目中,危险驾驶罪案件没有什么辩护价值。很多当事人也觉得没有必要委托律师,律师和法官都是走过场的。

然而,任何犯罪一旦成立,都将给当事人留下伴随终身的犯罪记录,影响是巨大的,特别是那些有特殊职业的人,如公职人员、专业人士、名人等,比如著名音乐人高晓松醉驾案。

对于专业的刑辩律师来说,没有哪一类案件是没有辩护价值的,如何在小案件中作出大文章,考验的是辩护律师的专业水准。

事实之辩:真的存在驾驶行为?

“坐在驾驶座上的人就一定开车了吗?”否定这个逻辑,可以挽救好些被告人。

我们曾代理过这样的一个案件,方某在马路边趴在方向盘上睡着了,被巡逻的交警发现,检测发现方某醉酒。公诉机关指控他涉嫌危险驾驶罪。我们辩护时提出,证人证言和检验报告只能证实方某醉酒趴在驾驶室睡觉的事实,而无法证明他有醉酒驾车的行为。我们的辩护意见被法官采纳,一审判决方某无罪。

我们也留意到,如在(2014)忻中刑终字第134号案件中,判决书也作出了同样的无罪认定。该案中,虽然有证人证明被告人张某醉驾,但被抓获时,他是坐在副驾驶座上的,法官认为现有证据只能证明张某是乘车人,不能证明有驾驶行为。

可见,危险驾驶罪成立的前提是存在驾驶车辆的事实,即使醉酒的人在车上被抓“现行”,如果控方证据不足以证明他存在驾驶行为,也不构成危险驾驶罪。

法律之辩:什么是法律上的道路?

“挪挪车也算危害公共安全?”这一个结论显然不全被法官接受。

我们就接触过一个这样的案例。被告人王某与朋友在小区内的餐馆聚会,酒足饭饱后,王某帮喝醉酒的朋友在小区停车场挪了一下车,与旁边的车辆剐蹭到,天真的王某主动报警让交警过来处理,交警一下子就闻到了王某浓浓的酒气,后王某被检测出醉酒,随后被指控危险驾驶罪。

然而,法院竟然对王某作出了无罪判决,为什么呢?

原来,根据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,“道路”是指公路、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,包括广场、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。该案事发在半封闭小区,车辆进出小区建立在来访者与小区业主具有特定关系之上,不允许社会车辆随意进出,不具有公共性,应不属于“道路”。

所以,法院认为,“王某醉酒后在半封闭小区内以挪车为目的驾车的行为,虽然造成剐蹭他人车辆的危害后果,但不符合危险驾驶罪的构成要件。”遂认定无罪。

程序之辩:

血样采集过程是否符合规定?

一般人被交警查获之后,吹气、抽血、询问...整个过程都任人处置,不敢有异议。但专业的刑辩律师可不这么认为,实体重要,程序也同样重要,让案件峰回路转的通常不是实体,而是程序。

例如,孙某危险驾驶案,血样检测结果显示孙某已经达到了醉酒的标准,一审法院判他危险驾驶罪成立,拘役三个月。二审时,我们查看《涉案酒后驾车驾驶人血样登记表》时发现:在抽血过程中,医务人员犯了一个错误,他使用了含有75%酒精的消毒液对被告人进行消毒。

根据《车辆驾驶人员血液呼气酒精含量阈值与检验》的规定,抽血过程中“不应采用醇类药品对皮肤进行消毒”,因为醇类药品会污染血样,影响到酒精含量检测结果的准确性。我们指出了这个抽血操作的错误,结果一审判决被撤销。

来源:法妞问答网


免责声明: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,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,保证您的权利。


手机:13853823759      邮箱:yxh780815@163.com
地址:泰安市长城路96号天龙国际大厦B座    肥城市向阳街南首文竹花园沿街楼